【云水志·参学见闻】    征集天童寺舍利塔相关资料    微博@崇和    QQ:313009
 
 
图一:天童寺舍利塔石构件
图一:天童寺舍利塔石构件之一

征集民国时期圆瑛法师所建的

“天童寺舍利塔”相关图片资料的通启


  中国近代佛教领袖、中国佛教协会第一任会长圆瑛法师于1930-1936年住持宁波天童寺。1932年12月20日下午1时,寺院天王殿发生火灾,烧毁回光楼、返照楼、东面客堂后客寮、大钟楼、东禅堂、龙王堂、谷仓等建筑。圆瑛法师于任内复建时改东禅堂为舍利殿,内建舍利塔。塔内供奉1926年赴南洋讲经募化时,从马来西亚槟城极乐寺本忠老和尚处请回的四颗舍利子。舍利塔始建于甲戌(1934年)仲冬,落成于乙亥(1935年)季夏,由其皈依弟子顾邢明心居士出资营造,圆瑛法师为之题写《天童寺舍利塔记》,汇编于《圆瑛大师文集杂记》之中。

  舍利塔毁于“文革”期间,舍利去向不明。原舍利殿也在1978年后,天童寺重修时改作玉佛殿。

  2017年6月宁波东吴镇童一村一座正在拓宽的桥下发现大量石塔构件,其中一块石碑上完整刻有《天童寺舍利塔记》,该石碑记载了“天童寺舍利塔”落成的殊胜因缘。一直不见踪迹的“天童寺舍利塔”部分原构件终于重现于世。

  今年时值圆瑛大师诞辰140周年、圆寂65周年。圆瑛法师一生的弘法生涯以甬沪为中心,此中更以天童为重。圆瑛法师学法于天童寄禅禅师,于1930-1936年任天童寺方丈,最后圆寂于天童寺。圆瑛法师不仅佛学造诣高深,还是一位爱国爱教的楷模,他主张“国家存亡,匹夫有责;佛教兴衰,教徒有责。”

  天童禅寺现任方丈诚信大和尚拟发心按原尺寸恢复舍利塔,聘请专家学者四处查找资料、组织常住老和尚一起回忆讲述。但可惜舍利塔当年被毁成近百块石块修筑桥墩使用,重新拼整不易。故特向十方善信征集“天童寺舍利塔”图片资料及舍利塔上其它石构件。

  您或您的家人在1935-1975年期间来天童寺游玩,如有拍摄“天童寺舍利塔”图片;您阅读书籍、报纸、地方志、寺志、佛教期刊等文献中发现记载有“天童寺舍利塔”的图片资料。若有新发现舍利塔上石构件。都可以提供给本寺,我们将对提供重要线索者给予特别奖励。

  提供资料方式:
  电话:0574-8848 0624、8848 0525
  电子邮件:bjb@nbttcs.org
  天童禅寺微信号:nbttcs
  联系人:释崇和

                              宁波天童禅寺常住 启
                              2018年2月24日

图二:天童寺舍利塔石构件之二
图二:天童寺舍利塔石构件之二——《天童寺舍利塔记》碑——2016年04月18日拍摄

  附录一:鄞州区发现圆瑛法师《天童寺舍利塔记》碑

  2017-06-21
  来源:宁波文化遗产保护网

  日前,鄞州区文管办接到东吴镇政府报告,在东吴镇某村一座正在拓宽的桥下发现数量不少的石刻,其中一块石碑上刻有《天童寺舍利塔记》。区文管工作人员马上赶到该村,发现桥两侧桥墩基石中有十多块石刻,其中一块完整的碑刻,正是圆瑛法师的《天童寺舍利塔记》。

  石碑保存基本完好,石质为梅园石,纵约60厘米,横约152厘米,共刻有文字32列,全文行楷,字迹清俊而遒劲,点划多姿,字体妍美。落款为“民国廿四年本寺住持圆瑛记”,“宁城李良栋镌石”,碑文记载天童寺舍利宝塔兴建始末:圆瑛法师于民国十五年(1926年),重渡南洋,讲经南洋群岛,并开办慈儿院,筹募教养基金。恰逢马来西亚槟城极乐寺本忠老和尚为供奉十八舍利建造宝塔,“尚余三颗,持赠于余,欣然拜受,顶礼通宵,夜半忽睹祥光,明晨瞻视,俨然四颗,信精诚之专注,故圣应以昭然。”“于是发心建塔,历年未遇檀那。”民国庚午年(1930),圆瑛法师当选为天童寺住持,浙江吴兴信徒顾明心居士捐资建造舍利宝塔,宝塔经始于甲戌(1934年)仲冬,落成于乙亥(1935年)季夏。

  圆瑛法师(1878-1953),中国近代佛教领袖。法号宏悟,别号韬光,又号一吼堂主人,福建古田县人,十九岁出家修行。1929年与太虚共同发起成立中国佛教会,并连续数届当选主席。法师一生为团结全国佛教徒、促进和平作出了巨大贡献。1953年中国佛教协会成立,被推选为第一任会长。圆瑛法师《天童寺舍利塔记》被汇编于《圆瑛大师文集杂记》,但原碑一直不见踪迹,今日终于重现于世。在海丝申遗工作逐步推进深化之际,此碑的发现对于研究天童寺的海外交流史和圆瑛法师的生平贡献提供了重要的实证。

图三:天童寺山晓本皙禅师之塔
图三:天童寺山晓本皙禅师之塔

  除此之外,还发现天童寺山晓本皙禅师之塔的构件。山晓本皙法师,康熙十一年至二十五年(1672-1686)任天童寺住持,临济第三十二世,是木陈道忞的弟子。木陈道忞,密云圆悟弟子,精通儒、释之学,且擅长诗词、书法,声名远播九州。顺治皇帝因慕道忞之名,1659年(道忞63岁)下诏浙江天童寺召他进京,道忞法师带弟子本月、本皙北上,是天童寺历史上第七位,也是最后一位晋京说法的大和尚。顺治于朝政之余,常与道忞论道谈心,并以师礼事之,天童派由此在清初盛极一时。顺治帝于天童寺正殿左侧钦赐御碑亭一座,内有御书《敬佛》碑、《敕书、诏书、御札》碑、《梵纲经》碑、《春城乞食还》。逾年(1660年)5月道忞辞京南行返山,顺治钦定留禅师弟子(旅庵)本月在京住持善果寺,(山晓)本皙住持隆安寺开法。(鄞州区文管办 朱素珍 陈绍波)
图四:天童寺舍利塔石构件之三
图四:天童寺舍利塔石构件之三

  附录二:《天童寺舍利塔记》

  来源:圆瑛大师文集杂记
  圆瑛大师 著
  洪启嵩、黄启霖主编

  夫法身常住,本无去亦无来;舍利光明,时或隐而或显。惟 释迦文佛,愿切悲深,念末劫众生,障重福薄,机薪既尽,鹤树潜辉,金棺自举,绕拘尸罗城,宝炬不燃,入火光三昧,碎金刚身而为舍利(译骨身)留人间世以作福田。八王自捧金坛,各国竞建宝塔,迨阿育王之登极,造八万四之浮图,此舍利塔之所由来也。圆瑛前闻印度有僧,看守舍利宝塔,置瓶案上,至诚恳切以拜求,为日既久,舍利从空而飞入,时来时去,倏有倏无,感应道交,神妙莫测。曾有槟榔屿,极乐寺。本忠老和尚,欲探佛迹,往诣月邦,虔礼舍利,请求供养,承赠廿一骨身,拟建五峰宝塔。圆瑛拾五年,讲经南洋群岛,驻锡极乐精蓝,因办开元慈儿院,思筹教养基本金,冀藉法施因缘,完成慈善事业。适逢本老和尚,正在建造宝塔,供奉十八舍利,永镇千古道场,尚余三颗,持赠于余,欣然拜受,顶礼通宵,夜半忽睹祥光,明晨瞻视,俨然四颗,信精诚之专注,故圣应以昭然。于是发心建塔,历年未遇檀那。迨至民国庚午,被选住持本山,爰有浙江吴兴信徒,顾邢明心,夙植灵根,久培德本,悲心远大,志愿恢宏,欲益无尽众生,以成不朽功德。遂将建塔之事,劝请独力捐资,为作广大福田,并可庄严佛刹,闻之欣诺!由是运石鸠工,经始于甲戌仲冬,落成于乙亥季夏,用记因缘于此,俾赡礼斯塔者,知所由来也。

图五:天童寺舍利塔石构件之四
图五:天童寺舍利塔石构件之四——文字整理如下

  附录三:现存“天童寺舍利塔”构件上的文字

  建舍利塔福被眾生
  非石非金靈光獨耀

  現瑞相廣作福田
  迎歸海國豈容易

  放寶光長明法界
  若牙若發聖跡同垂

  利益人天最吉祥
  碎金剛身恩周後劫

  竹影松濤傳道妙趣
  花香鳥語悟徹禪機


  更新时间:2018年2月25日

  图文编辑:释崇和(云门和)


图六:天童寺舍利塔石构件之五
图六:天童寺舍利塔石构件之五——石刻五供

 
上一页  参学见闻16  下一页
 
返回主页
 
 
     
Copyright © 2019·直指堂 出品 ZenMonk.cn About Chong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