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水志·禅堂规矩】  古金山禅堂规约、禅堂跑香的规矩、禅堂五家钟板、禅堂当值钟板法则、禅七每支香时间表    微博@崇和    QQ:313009
 
关于崇和
 
大众慧命
在汝一人
汝若不顾
罪归汝身
 
 
一起发心
振兴禅宗
 
返回主页
感恩分享  禅堂规矩  i@ZenMonk.cn
金山规约


古金山禅堂规约


    古规失检,怠惰成风。时弊多端。提持贵密。虽则现成公案,须要大众共知。行解相应,则无愧于先宗。道德兼资,乃有利于末学,是在同志,共相遵守。

  一 钟板参差者,巡寮跪香。行礼不服者,出堂。
  一 除老病公要事外,私自逃单者,挂牌不许复往。
  一 禅堂内外,闲谈话者罚。
  一 静中响动惊众者,重罚,不服者出堂。
  一 禅堂敲站催板,或抽解起香鱼,参差不清者罚。
  一 不顾本分,交头接耳者罚。
  一 每当上堂小参,若有问则出,不得乱道,如违者罚。
  一 住不满期,不许出堂。除充公职外,私自告假者罚。不遵者重罚。
  一 偷看典章者罚,及非时私睡者罚。
  一 出入不白职事者罚,止静不到者罚。
  一 行香坐香,不到者罚,失误散香巡香者罚。
  一 值日交代不清者罚,破坏什物者罚赔。
  一 不顾本参。乱逞机锋者罚。妄作拈颂,评论公案者罚。
  一 堂中出入,不依次第而行者罚。及窜单乱位,穿堂直过,并无事闯寮者重罚。
  一 私借堂中什物,出入者罚。
  一 滋事失仪,不听职事规谏者罚。不服者出堂。
  一 行坐、课诵、受食、出坡等,除要公病外,有一不随众者罚。
  一 检点他人是非,搅群乱众者罚。
  一 警策昏散。三香板不下位者罚。
  一 故纵昏沉者罚,争香板者罚,不服者出堂。
  一 警策后昏沉如故者,自当立参。再三警策,昏沉如故者,自当跪参。如是不服者出堂。
  一 经行纵横,谈笑涕吐,或鞋物作声者罚。
  一 出堂外不穿长衣者罚。
  一 有事他出,归期失限者罚。
  一 尊客参堂,须各依位坐好。如有失仪者罚。
  一 擅入客堂,与人杂话者重罚。
  一 开大静后语笑者罚。
  一 无事闲闯外寮,及监值寮等处者重罚。
  一 私造饮食,及吃烟者重罚。
  一 闯静者罚。
  一 巡香徇情,或以公报私者重罚。
  一 小恙给假三日,如有重病,令出堂调养,以免碍众。若故留者罚。
  
     以上条约,本分攸关,如或不遵,自失善利。同居大众,其各奉行。慎之勉之。
    (依《禅宗全书·金山江天禅寺·禅堂规约》 云门和初校)





云居仪规


开学业禅堂缘起


破山海明

  盖闻佛法无主。要假人弘。得人则兴。失人即废。所以达人不可无也。是人也。非生而知之也。吾教建丛林。立规矩。意在养育贤才。陶铸后学。继往开来。如日月大明乎天下也。奈何海内丛林悉忘此意。予不得不犯天下所忌。敢以古今兴废。试一论之。

  上古丛林。聚众朝夕激扬。使悟本心。翼各为一方眼目。辗转传化。续佛慧灯。以故古时颖脱者。不知其数。此佛法得人所以兴也。迩来丛林虽在。古法尽忘。招贤弘教。杳绝无闻。自愚愚人。辗转蒙昧。致使初学有志者。无处栖泊。无人熏陶。蹉跎白首。不知佛义。此佛法失人所以废也。

  不思丛林者何所取义。如来无量劫中修行。难得无上菩提。演布三藏。欲后人讲诵参讨。自见本心。古人知此所以建禅堂以安学者身心。使用力于此。即知是中代出高人。如林内具诸栋木。故以丛林立号。岂知今日驱贤养愚。忘本务末。以了丛林之事。此非木之丛。实草木之丛也。况诸施中。法施为最。如来为法降生。为佛子者。不知本末先后。谓之倒置。致佛日不明者谁之咎欤。故知达人必出丛林。兴废关乎主者。唯主人权柄在手。指呼是从。莅是位。不行是道。佛祖宁不皱眉耶。

  明自参学以来。经历多载。见今思古每自伤叹。何今古相反若是耶。古亦人也。今亦人也。古人何增。今人何减。特因昧本忘恩。不思不行而已矣。若海内丛林。一一皆能体佛心而行佛事。则天下咸成佛国。何今古之间然。况今教禅律。人各执一边。互相矛盾。鲜窥大全。岂知无上妙道。出于口为教。运于心为禅。轨乎身为律。三法本一人行。今乃分疆自画。去佛法远矣。明不揣薄劣忧佛道之不行。藘人心之不古。欲于通津大郡。建一学业丛林。集有志缁流。究性相之深诠。穷离文之妙旨。破目前之坚碍。消历劫之固执。融五教十玄于毛孔之中。会六相五宗于扬眉之处。通变自在。迥异常情。达摩不向东来。释迦未曾出世。以斯先觉复教后觉。内外典籍。贵以贯融。罢参者休心无事。初进者励志向前。不计岁月。以彻为期。圆性达人。必从此出。心包法界。体合真空。即一切非一切。虽度生而无生可度。佛即我。我即佛。虽成佛而无佛可成。佛法之兴。安有涯量。故曰。佛法兴。莫先于得人。得人莫先于整丛林。以教后学。舍此而欲佛法兴者。吾莫知也。由是观之。无贤主则不出达人。无达人则不兴佛法。反复推寻。主人为最。此位任大。毋自抑小。宜去高区慢。虚心待物。视此身为天下学人之父母。视天下学人皆我一家之子弟。内则为之聚粮办衣供油。以资其岁月朝夕之需。外则为之请出世名宿以作模范。熏之陶之。日益日损。方不失为主人之实。

  虽然。明更有说焉。如来昔以佛法付瞩国王大臣。诚有见于末法之獘。非主持世道者。不能弘扬吾教。愿今举世宰官达士。世道既平。亦宜傍兴佛法。盖三宝乃世间福田。下得一种。收得一斛。世谚云。山中无老僧。朝中无宰相。安知满朝文武。非昔修行苦行僧耶。惟冀不忘前因。各出手眼。共报佛恩。使天下丛林俱兴佛法。贤者进而愚者化。佛教则焕然一新。王道亦不教而善。此二教兼化。并行而不悖也。愿与同志共遵之。无负灵山之付瞩也已。




禅堂慧命牌


禅堂跑香的规矩


    进禅堂一律穿灰色系长褂,不问讯、不合掌、不抄手、不招呼。顺圈子而走,不逆行、不直过、不东张西望、不交头接耳。行香摆手,左摆右甩,左三右七(左手摆三分,右手甩七分)。头靠衣领,不低不昂,与前人相距三块砖。跑香后归位时,不得穿堂。(云门和整理)

返回主页


禅堂五家钟板


    佛教丛林及僧人的用品,除了僧服、法物以外,还有一个重要部分是呗器。佛藏律部的典籍记载:“但是钟、磬、石板、木板、木鱼、砧槌,有声能集众得,皆名犍椎。”因此,呗器最初的名称叫做“犍椎”。呗器原称是僧团中集众和生活的信号,后来范围逐渐扩大,成为日常课诵和社会礼仪中不可缺少的乐器,它配合唱念和曲调,作为“伎乐供养,庄严道场”。以音声作佛事,助发大众的诚敬心念。可以根据部分呗器辨别禅宗的宗派。

  报钟挂在弹堂,是每天最早敲响的钟,它将声音传递给大钟。此外,报钟在禅堂还有其特殊性。报钟的形状与其它钟不一样,它下面往往挂有一个木板。木板的形状随佛教禅宗五个宗派而异:临济宗为横长方形,曹洞宗为竖长方形,法眼宗为正三角形,沩仰宗为下半圆形,云门宗为圆形。每天坐禅时则敲板和钟,作为止静的讯号。  

  五个宗派敲板和钟的规矩也不一样:临济宗、曹洞宗、法眼宗每日四次,即早课后、早粥后、午斋后和晚课后。每次的敲法是一板一钟、二板一钟、三板一钟,共九下,四次共三十六下。沩仰宗、云门宗每日三次,即早粥后、午斋后和晚课后。每次的敲法是一板一钟、二板二钟、三板三钟,共十二下,三次共三十六下。这些规矩都是不能随意变动的。故《禅门日诵》上说:“五家钟板,总同三十六下。若多若少者,非为佛子之道也。西来大意,正法眼藏;人天路上,佛法为尊;祖师清规,尊重尊重。”(文/白衣)

附:禅堂五家钟板图片,点击图片阅览全图。(临济宗禅堂钟板图片、曹洞宗禅堂钟板图片、法眼宗禅堂钟板图片、沩仰宗禅堂钟板图片、云门宗禅堂钟板图片)
禅堂五家钟板图片




禅宗四部录


  禅宗四部录:信心铭、证道歌、坐禅仪、十牛图合印,又称作禅宗四部录。


  【《五灯会元》禅宗三祖僧璨鉴智禅师】

  三祖僧璨大师者,不知何许人也。初以白衣谒二祖,既受度传法,隐于舒州之皖公山。属后周武帝破灭佛法,祖往来太湖县司空山,居无常处,积十余载,时人无能知者。至隋开皇十二年壬子岁,有沙弥道信,年始十四,来礼祖曰:“愿和尚慈悲,乞与解脱法门。”祖曰:“谁缚汝?”曰:“无人缚。”祖曰:“何更求解脱乎?”信于言下大悟。服劳九载,后于吉州受戒,侍奉尤谨。祖屡试以玄微,知其缘熟,乃付衣法。偈曰:“华种虽因地,从地种华生。若无人下种,华地尽无生。”祖又曰:“昔可大师付吾法,后往邺都行化,三十年方终。今吾得汝,何滞此乎!”即适罗浮山,优游二载,却还旧址。逾月士民奔趋,大设檀供。祖为四众广宣心要讫,于法会大树下合掌立终。即隋炀帝大业二年丙寅十月十五日也。唐玄宗谥鉴智禅师、觉寂之塔。


  《信心铭》

  至道无难,唯嫌拣择。但莫憎爱,洞然明白。
  毫厘有差,天地悬隔。欲得现前,莫存顺逆。
  违顺相争,是为心病。不识玄旨,徒劳念静。
  圆同太虚,无欠无余。良由取舍,所以不如。
  莫逐有缘,勿住空忍。一种平怀,泯然自尽。
  止动归止,止更弥动。唯滞两边,宁知一种。
  一种不通,两处失功。遣有没有,从空背空。
  多言多虑,转不相应。绝言绝虑,无处不通。
  归根得旨,随照失宗。须臾返照,胜却前空。
  前空转变,皆由妄见。不用求真,唯须息见。
  二见不住,慎莫追寻。才有是非,纷然失心。
  二由一有,一亦莫守。一心不生,万法无咎。
  无咎无法,不生不心。能由境灭,境逐能沉。
  境由能境,能由境能。欲知两段,元是一空。
  一空同两,齐含万象。不见精粗,宁有偏党。
  大道体宽,无易无难。小见狐疑,转急转迟。
  执之失度,必入邪路。放之自然,体无去住。
  任性合道,逍遥绝恼。系念乖真,昏沉不好。
  不好劳神,何用疏亲。欲取一乘,勿恶六尘。
  六尘不恶。还同正觉。智者无为,愚人自缚。
  法无异法,妄自爱著。将心用心,岂非大错?
  迷生寂乱,悟无好恶。一切二边,良由斟酌。
  梦幻空花,何劳把捉。得失是非,一时放却。
  眼若不睡,诸梦自除。心若不异,万法一如。
  一如体玄,兀尔忘缘。万法齐观,归复自然。
  泯其所以,不可方比。止动无动,动止无止。
  两既不成,一何有尔。究竟穷极,不存轨则。
  契心平等,所作俱息。狐疑尽净,正信调直。
  一切不留,无可记忆。虚明自照,不劳心力。
  非思量处,识情难测。真如法界,无他无自。
  要急相应,唯言不二。不二皆同,无不包容。
  十方智者,皆入此宗。宗非促延,一念万年。
  无在不在,十方目前。极小同大,忘绝境界。
  极大同小,不见边表。有即是无,无即是有。
  若不如是,必不须守。一即一切,一切即一。
  但能如是,何虑不毕。信心不二,不二信心。
  言语道断,非去来今。


  【永嘉玄觉禅师】

  永嘉玄觉禅师。浙江温州永嘉人,俗姓戴氏。出家遍探三藏,精通天台止观。后诣曹溪六祖,言下契悟,一宿而去。时称一宿觉。翌日下山,回温江。学者辐辏。号为真觉大师。唐睿宗先天元年入寂,赐谥无相大师。著《证道歌》一首。又有《永嘉集》盛行于世。见传灯录五,佛祖统纪十。


  《永嘉证道歌》

  君不见。
  绝学无为闲道人。不除妄想不求真。无明实性即佛性。幻化空身即法身。
  法身觉了无一物。本源自性天真佛。五阴浮云空去来。三毒水泡虚出没。
  证实相。无人法。刹那灭却阿鼻业。若将妄语诳众生。自招拔舌尘沙劫。
  顿觉了。如来禅。六度万行体中圆。梦里明明有六趣。觉后空空无大千。
  无罪福。无损益。寂灭性中莫问觅。比来尘镜未曾磨。今日分明须剖析。
  谁无念。谁无生。若实无生无不生。唤取机关木人问。求佛施功早晚成。
  放四大。莫把捉。寂灭性中随饮啄。诸行无常一切空。即是如来大圆觉。
  决定说。表真僧。有人不肯任情征。直截根源佛所印。摘叶寻枝我不能。
  摩尼珠。人不识。如来藏里亲收得。六般神用空不空。一颗圆光色非色。
  净五眼。得五力。唯证乃知难可测。镜里看形见不难。水中捉月争拈得。
  常独行。常独步。达者同游涅槃路。调古神清风自高。貌瘁骨刚人不顾。
  穷释子。口称贫。实是身贫道不贫。贫则身常披缕褐。道则心藏无价珍。
  无价珍。用无尽。利物应机终不吝。三身四智体中圆。八解六通心地印。
  上士一决一切了。中下多闻多不信。但自怀中解垢衣。谁能向外夸精进。
  从他谤。任他非。把火烧天徒自疲。我闻恰似饮甘露。销融顿入不思议。
  观恶言。是功德。此即成吾善知识。不因讪谤起冤亲。何表无生慈忍力。
  宗亦通。说亦通。定慧圆明不滞空。非但我今独达了。恒沙诸佛体皆同。
  师子吼。无畏说。百兽闻之皆脑裂。香象奔波失却威。天龙寂听生欣悦。
  游江海。涉山川。寻师访道为参禅。自从认得曹溪路。了知生死不相关。
  行亦禅。坐亦禅。语默动静体安然。纵遇锋刀常坦坦。假饶毒药也闲闲。
  我师得见然灯佛。多劫曾为忍辱仙。几回生。几回死。生死悠悠无定止。
  自从顿悟了无生。于诸荣辱何忧喜。入深山。住兰若。岑崟幽邃长松下。
  优游静坐野僧家。阒寂安居实萧洒。觉即了。不施功。一切有为法不同。
  住相布施生天福。犹如仰箭射虚空。势力尽。箭还坠。招得来生不如意。
  争似无为实相门。一超直入如来地。但得本。莫愁末。如净琉璃含宝月。
  既能解此如意珠。自利利他终不竭。江月照。松风吹。永夜清宵何所为。
  佛性戒珠心地印。雾露云霞体上衣。降龙钵。解虎锡。两钴金环鸣历历。
  不是标形虚事持。如来宝杖亲踪迹。不求真。不断妄。了知二法空无相。
  无相无空无不空。即是如来真实相。心镜明。鉴无碍。廓然莹彻周沙界。
  万象森罗影现中。一颗圆光非内外。豁达空。拨因果。莽莽荡荡招殃祸。
  弃有著空病亦然。还如避溺而投火。舍妄心。取真理。取舍之心成巧伪。
  学人不了用修行。深成认贼将为子。损法财。灭功德。莫不由斯心意识。
  是以禅门了却心。顿入无生知见力。大丈夫。秉慧剑。般若锋兮金刚焰。
  非但空摧外道心。早曾落却天魔胆。震法雷。击法鼓。布慈云兮洒甘露。
  龙象蹴踏润无边。三乘五性皆醒悟。雪山肥腻更无杂。纯出醍醐我常纳。
  一性圆通一切性。一法遍含一切法。一月普现一切水。一切水月一月摄。
  诸佛法身入我性。我性同共如来合。一地具足一切地。非色非心非行业。
  弹指圆成八万门。刹那灭却三祇劫。一切数句非数句。与吾灵觉何交涉。
  不可毁。不可赞。体若虚空勿涯岸。不离当处常湛然。觅即知君不可见。
  取不得。舍不得。不可得中只么得。默时说。说时默。大施门开无壅塞。
  有人问我解何宗。报道摩诃般若力。或是或非人不识。逆行顺行天莫测。
  吾早曾经多劫修。不是等闲相诳惑。建法幢。立宗旨。明明佛敕曹溪是。
  第一迦叶首传灯。二十八代西天记。法东流。入此土。菩提达磨为初祖。
  六代传衣天下闻。后人得道何穷数。真不立。妄本空。有无俱遣不空空。
  二十空门元不著。一性如来体自同。心是根。法是尘。两种犹如镜上痕。
  痕垢尽除光始现。心法双忘性即真。嗟末法。恶时世。众生福薄难调制。
  去圣远兮邪见深。魔强法弱多恐害。闻说如来顿教门。恨不灭除令瓦碎。
  作在心。殃在身。不须冤诉更尤人。欲得不招无间业。莫谤如来正法轮。
  旃檀林。无杂树。郁密森沈师子住。境静林间独自游。走兽飞禽皆远去。
  师子儿。众随后。三岁便能大哮吼。若是野干逐法王。百年妖怪虚开口。
  圆顿教。勿人情。有疑不决直须争。不是山僧逞人我。修行恐落断常坑。
  非不非。是不是。差之毫厘失千里。是则龙女顿成佛。非则善星生陷坠。
  吾早年来积学问。亦曾讨疏寻经论。分别名相不知休。入海算沙徒自困。
  却被如来苦诃责。数他珍宝有何益。从来蹭蹬觉虚行。多年枉作风尘客。
  种性邪。错知解。不达如来圆顿制。二乘精进勿道心。外道聪明无智慧。
  亦愚痴。亦小騃。空拳指上生实解。执指为月枉施功。根境法中虚掜怪。
  不见一法即如来。方得名为观自在。了即业障本来空。未了应须还夙债。
  饥逢王膳不能餐。病遇医王争得瘥。在欲行禅知见力。火中生莲终不坏。
  勇施犯重悟无生。早时成佛于今在。师子吼。无畏说。深嗟懵懂顽皮靼。
  秖知犯重障菩提。不见如来开秘诀。有二比丘犯淫杀。波离萤光增罪结。
  维摩大士顿除疑。犹如赫日销霜雪。不思议。解脱力。妙用恒沙也无极。
  四事供养敢辞劳。万两黄金亦销得。粉骨碎身未足酬。一句了然超百亿。
  法中王。最高胜。恒沙如来同共证。我今解此如意珠。信受之者皆相应。
  了了见。无一物。亦无人。亦无佛。大千沙界海中沤。一切圣贤如电拂。
  假使铁轮顶上旋。定慧圆明终不失。日可冷。月可热。众魔不能坏真说。
  象驾峥嵘谩进途。谁见螗螂能拒辙。大象不游于兔径。大悟不拘于小节。
  莫将管见谤苍苍。未了吾今为君诀。


  【长芦宗赜禅师】

  长芦宗赜的生殁及年龄不详,只知他于元祐四年(公元一O八九)建莲华盛会,又于崇宁二年,即公元一一O三年八月编述《禅苑清规》。祖籍湖北,亦云直隶。二十九岁于真州长芦寺落发受具。后参广照应夫,一日蹑阶而有省悟,受到应夫的印可。元祐年间(一O八六——一O九三),住长芦寺,迎母于寺,以尽孝养,劝母剪发,专念弥陀圣号,撰劝孝文一百二十篇,述世出世间的孝道。在其建立莲华盛会期间,普劝道俗每日念佛乃至千声万声,时感得普贤及普慧两菩萨来会参加。


  《长芦宗赜坐禅仪》

  夫学般若菩萨先当起大悲心发弘誓愿。精修三昧誓度众生。不为一身独求解脱。尔乃放舍诸缘休息万事。身心一如动静无间。量其饮食不多不少。调其睡眠不节不恣。欲坐禅时。于闲静处厚敷坐物。宽系衣带令威仪齐整。

  然后结加趺坐。先以右足安左髀上。左足安右髀上。或半趺坐亦可。但以左足压右足而已。次以右手安左足上。左掌安右掌上。以两手大拇指面相拄。徐徐举身前向。复左右摇振。乃正身端坐。不得左倾右侧。前躬后仰。令腰脊头项骨节相拄。状如浮屠。又不得耸身太过。令人气急不安。要令耳与肩对。鼻与脐对。舌拄上腭唇齿相著。目须微开免致昏睡。若得禅定其力最胜。古有习定高僧。坐常开目。向法云圆通禅师亦诃人闭目坐禅。以为黑山鬼窟。盖有深旨。达者知焉。身相既定气息既调。然后宽放脐腹。一切善恶都莫思量。念起即觉。觉之即失。久久忘缘自成一片。此坐禅之要术也。

  窃为坐禅乃安乐法门。而人多致疾者。盖不善用心故也。若善得此意。则自然四大轻安精神爽利。正念分明法味资神。寂然清乐。若已有发明者。可谓如龙得水似虎靠山。若未有发明者。亦乃因风吹火。用力不多。但辨肯心。必不相赚。然而道高魔盛逆顺万端。但能正念见前。一切不能留碍。如楞严经。天台止观。圭峰修证仪。具明魔事。预备不虞者。不可不知也。

  若欲出定。徐徐动身安详而起。不得卒暴。出定之后。一切时中常依方便。护持定力如护婴儿。即定力易成矣。夫禅定一门最为急务。若不安禅静虑。到遮里总须茫然。所以探珠宜静浪。动水取应难。定水澄清心珠自见。故圆觉经云。无碍清净慧。皆依禅定生。法华经云。在于闲处修摄其心。安住不动如须弥山。是知超凡越圣必假静缘。坐脱立亡须凭定力。一生取办尚恐蹉跎。况乃迁延将何敌业。故古人云。若无定力甘伏死门。掩目空归宛然流浪。幸诸禅友三复斯文。自利利他同成正觉。

 

  【十牛图】

  表现禅宗修行阶次的十幅图画。各图都以牛为喻,用图画将寻觅本性的过程循序渐进地排列,因此称为十牛图或牧牛图。十牛图的名称依次为:寻牛、见迹、见牛、得牛、牧牛、骑牛归家、忘牛存人、人牛俱忘、返本还源、入鄽垂手。历代禅师用十牛图教化学徒,为该图做颂偈比较著名的有:(1)宋·廓庵师远《十牛图颂》;(2)明·胡文焕《十牛图颂》;(3)清·梦庵超格《牧牛图颂》。


  《廓庵师远十牛图颂》

  (1)寻牛:忙忙拨草去追寻,水阔山遥路更深。力尽神疲无处觅,但闻枫树晚蝉吟。
  (2)见迹:水边林下迹偏多,芳草离披见也么。纵是深山更深处,辽天鼻孔怎藏他。
  (3)见牛:黄鹂枝上一声声,日暖风和岸柳青。只此更无迴避处,森森头角画难成。
  (4)得牛:竭尽神通获得渠,心强力壮卒难除。有时才到高原上,又入烟云深处居。
  (5)牧牛:鞭索时时不离身,恐伊纵步入埃尘。相将牧得纯和也,羁锁无抑自逐人。
  (6)骑牛归家:骑牛迤逦欲还家,羌笛声声送晚霞。一拍一歌无限意,知音何必鼓唇牙。
  (7)忘牛存人:骑牛已得到家山,牛也空兮人也闲。红日三竿犹作梦,鞭绳空顿草堂间。
  (8)人牛俱忘:鞭索人牛尽属空,碧天寥廓信难通。红炉焰上争容雪,到此方能合祖宗。
  (9)返本还源:返本还源已费功,争如直下若盲聋。庵中不见庵前物,水自茫茫花自红。
  (10)入鄽垂手:露胸跣足入鄽来,抹土涂灰笑满腮。不用神仙真秘诀,直教枯木放花开。

  注:“鄽”古同“廛”,音缠(chan2)。古代城市里平民的房地。

  点击下载廓庵师远十牛图(大小:1.68MB)

编辑:释崇和(云门和)
QQ:313009

 
 
云水志
 
 
 
 
 
 
 
禅堂规矩
 
 
 
 
 
 
 
 
 
 
 
 
 


禅堂规矩专辑
 
 
 
 
 
 
 
 
 
 
 
 
 
 
 
 
 
 
 
 


常用链接
 
 


 
 
01寻牛
01寻牛
 
02见迹
02见迹
 
03见牛
03见牛
 
04得牛
04得牛
 
05牧牛
05牧牛
 
06骑牛归家
06骑牛归家
 
07忘牛存人
07忘牛存人
 
08人牛俱忘
08人牛俱忘
 
09返本还源
09返本还源
 
10入尘垂手
10入尘垂手
 
云门和影
 
 
     
Copyright © 2018·直指堂 出品 ZenMonk.cn About Chong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