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水志·参学见闻】    无学祖元禅师之三悟三辞。    微博@崇和    QQ:313009
 
 
时间:2014年06月01日 | 地点:浙江宁波 | 人物:·· | 内容:一段民间音乐
时长:1分钟 | 文件:1MB | 录音:释崇和 | 收听方法:请点击灰色播放器



见贤思齐:无学祖元禅师之三悟三辞

无学祖元禅师悟道之地——福泉山大慈寺古井
(图一:无学祖元禅师悟道之地——宁波东钱湖福泉山大慈寺古井,感恩演道法师指认——云门和摄)

  无学祖元三悟

  老僧十四上径山。十七岁发心。参狗子无佛性话。自期一年。要了当。竟无所解。又做一年。亦无所解。更做三年亦无所入。到第五六年。虽然无所入。这一个无字。看熟了。梦里也看。遍天遍地。只是一个无字。中间有一个老僧教我。你如今撇掉了这无字。我便依他话放下坐地。我虽然撇掉了这无字。这无字长长随着我。得年来所。这无字不见。坐时亦不见己身。只见空荡荡地。如此坐得半年。心意识如鸟出笼。或西或东或南或北。或坐两日。或坐一日一夜。亦不见辛苦。那时堂中九百来人。做工夫者多。一日坐去身心相离。不得转来。连单道我死了。有一老僧言。他定中被冻了。神息转不来。你但烘热被覆在他身上。他自转来。果如所言。转来问连单。一日一夜。自此之后。只管贪坐。夜间亦少得眠。合眼去时。但见空荡荡地。有这一片田地。这一片田地。行得熟了。只管在此游泳。开眼时却不见。一夜坐到三更。开眼惺在床上。忽然听得首座寮前三下板响。本来面目一槌打得见前。合眼时境界。与开眼时境界一般。即忙跳下床来。月下走出。含晖亭上望空。大笑云。大哉法身。元来如此广大。……作颂子。去与先师无准云。一槌打破精灵窟。突出那吒铁面皮。两耳如聋口如哑。等间触着火星飞。老和尚亦不道好。亦不道不好。但撇掉在地上。我自收了归僧堂。但知法身广大。亦不领老和尚钩头意也。过几日。上去问讯。老和尚云。你见香严悟道颂否。老僧云曾记得。老和尚教我念一番。又教我解说。我便说前头两句。本来如此。现成何用参寻。老和尚云。动容扬古路。不堕悄然机聻。老僧便说不得。老和尚拈竹篦。便打出来。老僧也未晓。

  那年再归净慈。作藏主。说禅诸公皆谓。老僧超出五山头首之上。第二年归灵鹫作住。因到鹫峰庵。参请虚堂。听他说话。都无讨头处。这老子向我说。你他年做一个说禅长老。我自谓。正要说禅。如何嫌我作说禅长老。一夏二十来次到庵中。动口便说东山下事。我益不晓。有时牵今引古千波万浪说之不了。见我两眼瞠瞠地。又微微笑。一日因做颂送巩石林衍冰谷珙横川三人往国清。他拈出示老僧。颂云因思三隐寂寥中。为爱寻盟别鹫峰。相送当门有修竹。为君叶叶起清风。老僧向这老汉道。里许都无些子禅。老虚堂拈起颂子。将老僧。蓦面一挥云。你敢称五山藏主。老汉一肚皮禅道。一齐打断。当下知他潜行密用处。日暮归到灵鹫。因看雪窦拈盘山公案。譬如掷剑挥空。莫论及与不及。斯乃空轮无迹。剑刃无亏。又悟佛佛祖祖灼然绝文字相。从前滞着一时脱去。

  次年归大慈。第三年作净头。因看妙痴禅普说。出到井楼。打水牵动辘轳。不觉百千三昧皆在手头。香严击竹因缘到这里。如入他房室。更无丝毫间隔。无准老人。去世七年。一旦面目如生。当初一顿竹篦。和香严一时送出。即心即佛话。狗子无佛性话。当下绝消息。马祖赵州。皆在吾脚尖头也。佛祖之道不可以一旦便得到地头也。须宗师观机逗教然后引学者。不知不觉在其中。(摘自《佛光国师语录卷第九》)

    【小参】无学祖元首参无准师范;再参虚堂智愚;三参物初大观,皆未得到诸师印可,其悟属于从其语句触发者。纵观无学东渡日本后的弘法,反而应验了虚堂和尚的授记——你他年做一个说禅长老。

莫向空山拨冷灰
(图二:诸佛凡夫同是幻,若求实相眼中埃。老僧舍利包天地,莫向空山拨冷灰。——云门和摄)

  无学祖元三辞

    (见)庭前桂橘树枯。师曰。吾将逝矣。

  辞世偈一:初三日斋前书报谢之偈。先晓诸人云。一切行无常。生者皆有苦。五阴空无相。无有我我所。

  辞世偈二:其徒有问。师灭后。有舍利否。酉时再示众云。诸佛凡夫同是幻。若求实相眼中埃。老僧舍利包天地。莫向空山拨冷灰

  辞世偈三:时迁亥初。更衣端坐。索笔书偈云。来亦不前。去亦不后。百亿毛头师子现。百亿毛头师子吼。置笔泊然而逝。年六十有一。腊四十有九。龛留三日。慈容如生。于时四众云集。尽送修荼毗之礼。

  附录一:无学祖元禅师坐像(点击下载)

  山外山僧 崇和 辑录

一击忘所知
(图三:一击忘所知,更不假修持——云门和摄)

  附录二:禅宗公案 香严击竹

  邓州香严智闲禅师,青州人也。厌俗辞亲,观方慕道。在百丈时性识聪敏,参禅不得。洎丈迁化,遂参沩山。山问:“我闻汝在百丈先师处,问一答十,问十答百。此是汝聪明灵利,意解识想,生死根本。父母未生时,试道一句看。”师被一问,直得茫然。归寮将平日看过底文字从头要寻一句酬对,竟不能得,乃自叹曰:“画饼不可充饥。”屡乞沩山说破,山曰:“我若说似汝,汝已后骂我去。我说底是我底,终不干汝事。”师遂将平昔所看文字烧却。曰:“此生不学佛法也,且作个长行粥饭僧,免役心神。”乃泣辞沩山,直过南阳睹忠国师遗迹,遂憩止焉。

  一日,芟除草木,偶抛瓦砾,击竹作声,忽然省悟。遽归沐浴焚香,遥礼沩山。赞曰:“和尚大慈,恩逾父母。当时若为我说破,何有今日之事?”乃有颂曰:“一击忘所知,更不假修持。动容扬古路,不堕悄然机。处处无踪迹,声色外威仪。诸方达道者,咸言上上机。”沩山闻得,谓仰山曰:“此子彻也。”仰曰:“此是心机意识,著述得成。待某甲亲自勘过。”仰后见师,曰:“和尚赞叹师弟发明大事,你试说看。”师举前颂,仰曰:“此是夙习记持而成,若有正悟,别更说看。”师又成颂曰:“去年贫未是贫,今年贫始是贫。去年贫,犹有卓锥之地,今年贫,锥也无。”仰曰:“如来禅许师弟会,祖师禅未梦见在。”师复有颂曰:“我有一机,瞬目视伊。若人不会,别唤沙弥。”仰乃报沩山,曰:“且喜闲师弟会祖师禅也。”

 
上一页  参学见闻03  下一页

返回主页
 
 
云水志
 
 
 
 
 
 
 
 
 
 
 
【参学见闻】
 
 
 
 
 
 
 
 
 


 
 
 


 
 
01无心处处禅
 
 
02无心处处禅
 
 
03无心处处禅
 
 
04无心处处禅
 
 
05无心处处禅
 
 
06无心处处禅
 
 
07无心处处禅
 
 
08无心处处禅
 
 
09无心处处禅
 
 
10无心处处禅
 
 
云门和影
 
师法云门
心怀十方
行脚江南
遍礼祖塔
 
     
Copyright © 2019·直指堂 出品 ZenMonk.cn About Chong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