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水志·参学见闻】    天童禅茶雅集。  雪庵茶榜,拣公茶榜。  密庵咸杰禅师法语示璋禅人。    微博@崇和    QQ:313009
 
 
 
雪庵茶榜

  元代会善寺,雪庵溥光撰文并书拣公茶榜,又名:雪庵茶榜、万安寺茶榜、会善寺茶榜、戒坛寺石刻。全文如下:

  大都大圣寿万安寺,诸路释教都总统、三学坛主、佛觉普安慧湛弘教大宗师拣公茶榜。昭文馆学士中奉大夫、特赐圆通玄悟大禅师、雪庵头陀溥光撰并书。窃以随缘应物,无非回向菩提;指事传心,总是行深般若。欲破人间之大梦,须凭劫外之先春。伏惟,佛觉普安慧湛弘教大宗师,宝集正宗转轮真子。学冠于竺乾华夏,显密圆通;神游于教诲义天,理事无碍。笑辟支独醒于一己,拟菩萨普寤于群生。借水澄心,即茶演法。涤随眠于九结,破昏滞于十缠。于是待蛰雷于鹿野苑中,声消北苑;采灵芽于鹫山顶上,气靡蒙山。依马鸣龙树制造之方,得法藏清凉烹煎之旨。焙之以三昧火,辗之以无碍轮,煮之以方便铛,贮之以甘露碗。玉屑飞时,香遍阎浮国土;白云生处,光摇紫极楼台。非关陆羽之家风,压倒赵州之手段,以致三朝共啜,百辟争尝。使业障、惑障、烦恼障,即日消除;资戒心、定心、智慧心,一时洒落。今者法筵大启,海众齐臻,法是茶,茶是法,尽十方世界是个真心;醒即梦,梦即醒,转八识众生即成正觉。如斯煎点,利乐何穷!更欲称扬,听末后句:龙团施满尘沙劫,永祝龙图亿万春。至大二年正月十五日门资上座德严刻石于嵩山戒坛寺。

  (云门和、恒章依茶榜拓本 三校)

  附录一:雪庵茶榜拓本PDF下载(2015年6月5日更新)

雪庵茶榜:借水澄心即茶演法
图一:雪庵茶榜——借水澄心,即茶演法(局部)

  附录二:有关茶榜

  “茶榜”一词,屡见于清规。茶榜本为寺院重大茶会之例行公文,仅以格式文字简要直白地告示茶会各项内容即可,完全脱落文辞的修饰。但制榜者博览群书,有时不免见猎心喜,以时尚的四六体骈文为之。更有身兼都市寺院、名山巨刹的禅僧,往往与士大夫过从甚密,彼此互相影响,更使得茶榜成为一种堆砌典故、标榜禅趣的文字禅书,或文或诗,或骈或散,要以风雅趣味为旨归。虽不无流弊,但仍不失为恒顺众生、趣入佛智的善巧方便。

  茶汤为丛林日用之常物,煎点为禅门酬对之恒礼,固无一日离之。然唯四时节庆、聘请监院、首座,迎请新方丈等重大场合,由方丈、监院、首座在僧堂为全体大众举行普茶时,才需要张贴茶榜或茶状昭告大众。茶榜的张贴有固定的程序和位置,在张贴之前须按固定程序向茶会主宾(特为某甲)呈上以全礼节,然后再张贴在僧堂外,茶榜依茶会主人的身份之别而各有相应的固定位置。极为特殊的情况下方丈以一寺之尊亲自张贴,以示郑重和礼遇。茶榜的材质、字体和行格也有通行的惯例。一般用纸,真楷书写,迎请方丈则用绢素以示重视。

  茶榜之撰作一般由书记或掌书记之职的书状侍者担当,早期多委付书记,后来则多任内记为之,但迎请新方丈等重要茶榜则往往另择专人担任此职。随着茶榜文体的演变,撰榜之人也随之多样化。茶榜逐渐从枯燥乏味的直白公文体发展出一种更具文人气息的茶榜,脱离了公文体的窠臼,甚至不再包含公文体茶榜所必备的各种信息,成为文字禅的一种新载体,不失为教化众生的善巧方便。(文/宣方)

  附录三:茶鼓

  禅林之器。法堂设二鼓,其东北角之鼓,谓之法鼓;西北角之鼓,谓之茶鼓。(见《禅林象器笺之十八》日本无著道忠撰)

宁波天童寺密庵咸杰禅师之塔
图二:【山外山·祖师在】礼宁波天童寺 密庵咸杰禅师之塔——云门和摄

  密庵咸杰禅师法语·示璋禅人

  宗门直截省要,只贵当人具大丈夫志气。二六时中,卓卓地不依倚一物。遇善恶境界,不起异念,一等平怀,如生铁铸就。纵上刀山剑树、入镬汤炉炭,亦只如如,不动不变。如兹履践,日久岁深,到着手脚不及处,蓦然一觑觑透、一咬咬断。若狮子王翻身哮吼一声,壁立万仞,狐狸屏迹,异类潜踪。世出世间得人憎,无过者些子。从上老尊宿,得者柄把入手,便向逆顺中做尽鬼怪,终不受别人处分。普化昔在街头便道:“明头来,明头打;暗头来,暗头打;四方八面来,连架打。”盘山于猪肉案头又道:“长史,精底割一片来。”欲知二尊宿用处,皆是如虫御木,偶尔成文。若望宗门直截省要处,更参三生六十劫,也未梦见在。璋禅人来此道聚,目其堂延广众,发心为众持钵,出轴欲语与一切人,结般若正因,书以赠之。时淳熙己亥仲秋月,住径山密庵咸杰,书于不动轩。

  (云门和、有琴舒歌 依法语原图 三校,注:此法语原悬挂于日本三大国宝级茶室之密庵内,是为镇室之宝。淳熙己亥年即公元1179年。)


  附录四:径山茶汤会首求颂二首

  [南宋]密庵咸杰

  径山大施门开。长者悭贪俱破。烹煎凤髓龙团。供养千个万个。若作佛法商量。知我一状领过。
  有智大丈夫。发心贵真实。心真万法空。处处无踪迹。所谓大空王。显不思议力。况复念世间。来者正疲极。一茶一汤功德香。普令信者从兹入。


  附录五:日本三大茶室待庵(妙喜庵)、如庵、密庵


  附录六:宁波天童寺禅宗临济宗杨岐派法脉传承与日本茶道渊源:

  杨岐方会——白云守端(安徽潜山县白云院住持)——五祖法演——圆悟克勤——虎丘绍隆(北宋苏州虎丘山云岩禅寺方丈)——应庵昙华(南宋天童寺方丈)——密庵咸杰(南宋天童寺方丈)——松源崇岳(南宋灵隐寺方丈)——运庵普岩(道场山护圣万寿寺住持)——虚堂智愚(南宋径山寺方丈)——南浦绍明(日本求法僧)——宗峰妙超(京都大德寺开山,大灯国师)——彻翁义亨——言外宗忠——华叟宗昙——一休宗纯(日本京都大德寺僧,印可状来源有两种说法:①、一休宗纯在海岸边拾到“飘来的圆悟”法语;②、南浦绍明学成归日,虚堂送给南浦的一件礼物,就是圆悟克勤写给虎丘绍隆的印可状《示隆知藏》)——村田珠光(日本茶道开山,每次茶会悬挂圆悟克勤的法语,并从法语《示隆知藏》,又名《佛果老人法语》中悟出“茶禅一味”,开创日本茶道,流传至今。)(文:崇和)


密庵咸杰禅师法语 示璋禅人(图片来源于网络)
图三:密庵咸杰禅师法语 示璋禅人 茶挂 现藏日本京都大德寺龙光院(图片来源于网络)

  附录七:禅宗公案 普化驴鸣

  普化和尚嗣盘山,在镇州。未睹行录,不决化缘始终。师在市里,遇见马步使,便相扑势。马步使便打五棒。师云:“似则似,是则不是。”师寻常暮宿冢间,朝游城市。把铃云:“明头来也打,暗头来也打。”林际和尚闻此消息,教侍者探师。侍者来问师:“不明不暗时事作么生?”师曰:“明日大悲院有斋。”侍者归来举似。林际便欢喜云:“作么生得见他?”非久之间,普化自上来林际,林际便欢喜。排批饭食,对坐吃。师凡是下底物,总吃却。林际云:“普化吃食,似一头驴。”师便下座,两手托地,便造驴声。林际无语。师云:“林际厮儿,只具一只眼。”

  盘山将顺世。告众曰。有人貌得吾真否。众皆将写得真呈师。师皆打之。弟子普化出曰。某甲貌得。师曰。何不呈似老僧。普化乃打筋斗而出。师曰。这汉向后如风狂接人去在。


  附录八:禅宗公案 盘山肉案

  盘山一日于街市,见人在肉肆买肉,云:“精底割一斤来”。屠儿放下刀,叉手云:“长史,那个不是精底?”山闻之,忽然大悟。告马祖,祖又印可之。


  附录九:应庵和尚真迹碑(点击查看图片)

  
大彻投机句,当阳廓顶门;相从今四载,征诘洞无痕。虽未付钵袋,气宇吞乾坤;却把正法眼,唤作破沙盆。此行将省觐,切忌使垛根;吾有末后者,待归要汝遵。
  颂送杰侍者还乡 辛未正月上元日应庵老僧

  (更新时间:2015年6月5日)

  编辑:释崇和(云门和)
  QQ:313009

 

 
上一页  参学见闻04  下一页
 
返回主页
 
 
     
Copyright © 2019·直指堂 出品 ZenMonk.cn About Chong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