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水志·参学见闻】    禅师道具竹篦子、警策棒、香板。    微博@崇和    QQ:313009
 
 
图一:禅师道具警策棒
图一:禅师道具警策棒——明历历。露堂堂。拟议思量。十万八千——云门和摄

  香板、竹篦等警策法具

  警策是指警察策励、精进修行之意。香板应与从日本传回中国的警策棒相同,乃纠正僧众坐禅时怠惰、瞌睡、姿势不正的警醒用具。
  其状为长扁平形之木板,大小、形状、重量不一,通常长约四尺二寸,上幅稍宽,约二寸左右,柄部圆形。冬日所用之棒多为硬木所制,夏天则用软木制成,此系针对冬夏天所著衣服之厚薄而别。警策的方法,禅师先轻打瞌睡者之右肩,以示预告,后再重打予以警觉。受者合掌谢之,打者则横持警策问讯。又朝暮诵经、入室问答或挤斥挂单之僧侣时亦用警策,有时师家或以竹篦代替。
  竹篦是中国早期禅林中师家指导学人时手持之物,作为点醒学人悟道之工具,又作竹篦子。
  其长约四十五至五十公分,乃剖竹作无弦之弓形,手握处再卷藤涂漆。一般引申为敲击点醒。又于禅林中,师家或禅徒以针锋相对,往来挨拶,参究禅机之际,师家或首座持竹篦以参禅问答,称为竹篦商量。
  不管香板、警策棒或竹篦都是禅师教导学人最方便的教具,像戒显禅师的《禅门锻炼说》中开示:
  “锻炼之器,在善用竹篦子。竹篦长须五尺,阔止一寸,稍稍模棱,去其锐角,即便捷而易用。若夫拄杖子,设法接机则可,锻炼决不可用,即用亦不灵也。至于铜铁如意,以降禅众而已,稍近则头进脑裂,非锻炼之物也。用竹篦者,其功便于逼拶,而其妙在乎敲击,禅众坐时,则执之以巡者,行时即握之为利器。”
  其中也说明做为锻炼学人用具的考量,太轻无作用,铜铁器、玉器等则恐伤到学人,竹篦子便捷,用来顺手,又不会打伤学人,是很合适的法具。

  ⊙竹篦
  在《天圣广灯录》卷十五汝州叶县广教院赐紫归省禅师中说:“后游南方,参见汝州省念禅师。师见来,竖起竹篦子云:‘不得唤作竹篦子,唤作竹篦子即触,不唤作竹篦子即背,唤作什么?’师近前掣得掷向阶下云:‘在什么处?’念云:‘瞎。’师言下大悟。”
  后来,这个公案,在宋代亦为大慧宗杲所常用,后世称之为“竹篦子话”。在《大慧杲禅师年谱》记载:“师三十七岁。圆悟著《临济正宗记》以付之,分座训徒。师乃炷香为誓曰:‘宁以此身代众生受地狱苦,终不以佛法当人情。’乃握竹篦为应机之器,于是声誉蔼著。”又本录云:“师室中常举行竹篦问学者曰:‘唤作竹篦则触,不唤作竹篦则背。’”
  大众后来下语皆不契合。因为僧人请益,大慧禅师复成五颂示大众:
  云门举起竹篦,开口知君话堕。上方香积不餐,甘伏食人涕唾。
  云门举起竹篦,禅和切忌针锥,鸾凤不栖荆棘,鹤鹤偏守空池。
  云门举起竹篦,通身带水拖泥。幅报参玄上士,撤手悬崖勿迟。
  云门举起竹篦,拟议知君乱统。直饶救得眼睛,当下失却鼻孔。
  云门举起竹篦,露出心肝五脏。可怜猗死禅和,犹自魂飞胆丧。
  竹篦子是剖竹作成,呈“ㄟ”字形,形状就如同无弦之弓。手握之处卷藤、上漆,并结绢纽,附流苏,长度不一。现代首座论法时仍有沿用此具。而日本的禅林间也使用此法具。
  可见这是禅师由锻炼禅众的经验当中,认为最适合使用的教具。

 
 
 
上一页  参学见闻09  下一页
 
返回主页
 
 
     
Copyright © 2019·直指堂 出品 ZenMonk.cn About Chonghe